小米书屋 > 第九星门 > 第四百四十五章 横推
    对凌逸这种宛若天选之子一样的存在,心服口服!

    即便待会有一场生死搏杀,但在这一刻,这群高高在上,从来没把凌逸和周棠真正放在眼中的星门大佬们,全都低下了他们高昂的头颅。

    对凌逸表达了他们真心的敬意。

    这就是实力。

    你可以不认可我,甚至可以敌视我,但却不能不尊重我!

    就如同人间的枭雄,你可以不喜欢他,但却很难不尊敬他。

    在一条荆棘路上走了五千年的凌逸,在一场旷世大战开始之前,终究得到了应有的认可。

    其实这一天,已是迟来了很久。

    下一刻,大殿内仙乐飘飘,有仙子舞蹈,有仙女吟唱……

    这排场,在场星门众人都觉得很熟悉。

    仔细看去,那跳舞之人,那唱歌少女,却并非昔年那位白衣圣主身边那些。

    那些人,都早随着当年白衣圣主的陨落,跟着一起离开了星门世界。

    其实凌逸的道身很早之前就已经找到那位白衣圣主,将其点醒之后,征求了一下他的意见。

    那位转世在一个修行世界的白衣圣主,却不愿再回到星门世界。

    宁愿在那修行世界反复轮回。

    或许,星门世界有太多他不愿面对的东西。

    他请求凌逸帮忙找回当年身边那些陪他一起赴死的随从,然后带着那些人,开开心心的在那修行界认真经营起来。

    看上去,他是的确不想回来了。

    但今天这歌舞,的确也是送给他的。

    即便他不在场,但凌逸依然让人排出了这个节目。

    他想让在座这群人好好看看,然后想的更加通透一些——

    你们连同为八大星门的第八星门都能灭,别人……自然也能灭了你们!

    一群星门中人能够领会多少,并不会影响今天宴席之后,这场大战的结局。

    几个圣主想彻底跟凌逸和周棠做个了结,凌逸和周棠……又何尝不是?

    很快,大厅里的气氛变得热闹起来。

    刚刚第五芊芊抬手间镇压一尊老辈圣域大能,并将其真灵封印的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过。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开心的喝起酒来。

    酒至酣处,一些不属同一星门,但关系却很好的人甚至离开自己的座位,相互交流起来。

    空旷的大殿厅堂里,变得十分的热闹。

    嗡嗡声不断。

    至少表面看上去是这样的。

    实际什么样,有没有私底下商量一会应该怎么灭掉凌云宗……这些就不知道了。

    凌逸和周棠也不在意。

    周棠一直很安静,只陪在凌逸身旁,凌逸举杯,她便举杯,凌逸放下酒杯说话,她便静静看着凌逸。

    浑身上下满是那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恬静气息。

    对周棠算是很熟悉的几个星门圣主都在心中暗自感触:她真的变了!

    像个夫唱妇随的贤惠妻子。

    而凌逸……则像个阳光正直的大男孩。

    这样的两个人,居然是他们处心积虑想要干掉的头号大敌!

    不得不说,这世上的事情,还真是讽刺。

    究竟是如何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

    他们心里很清楚。

    所以不愿去想那些。

    如果这件事情重来一次,他们还是会做出相同的选择。

    唯一让他们感到后悔的,其实就是当年没能彻底灭掉周棠,后来没能早早干掉凌逸。

    除此之外,还真没什么好后悔和遗憾的。

    这场宴席,终于还是结束了。

    到最后,武镇等几个星门圣主,甚至满脸笑容的跟凌逸推杯换盏。

    绝口不提双方恩怨,只谈些修行界的各种趣事。

    不得不承认一件事——活得够长知道的事情就是多!

    许多星空深处的隐秘,在这群活了漫长岁月的老家伙面前,完全不算秘密。

    比如武镇正在讲的,曾经进入过一个超级小的微观世界去游历的事情。

    “一花一世界,古人诚不我欺,当年我还只是一个渡劫修士,一次稀里糊涂,无意中闯入到一个特别特别小的世界中去,那世界……最多也就一粒尘埃那么大。但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的绚丽璀璨,当真是太美了!”

    “我们这个世界有多大,那个世界就有多大!”

    “我正是经过那次游历之后,才一步踏入圣域,然后悟出了我的看家绝技……”

    武镇说到这,看着凌逸笑道:“就叫一花一世界!”

    说话间,他对着凌逸,使出了一花一世界。

    凌逸其实早已经所有防备,在那股汹涌法则出现之前,他就已经动用了时光术。

    时间像是凝固在这一刻。

    但实际上,武镇的“一花一世界”已然发动!

    同时,那张星门禁地无上大能赐下的法旨,终究是飞向了周棠!

    在武镇看来,凌云宗这边,最强的人……依旧是周棠!

    周棠也动用了时光术。

    坐在这张桌上的人,几乎都在同一时间出手了!

    酒桌上的杯盘碗筷,须臾间化成齑粉!

    消失得无影无踪!

    连同整座残破的大殿一起,都在顷刻间轰然崩碎!

    无数人咆哮着,杀向各自早已经选定的对手。

    之前那祥和热闹的气氛,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第二星门圣主姬戌虽然没能从星门禁地要来宝贝,但身为星门圣主,终究还是有着属于自己的独门秘术的。

    他的秘术,主杀伐!

    是一根法则凝结成的锁链,看见这锁链的瞬间,凌逸突然想起了罗蓁。

    想到她临死前身上缠绕着的那些秩序锁链。

    所以,凌逸尤其痛恨这种东西。

    他一眼看过去,姬戌施展出的法则锁链寸寸崩碎!

    无尽的法则能量在汹涌。

    在宏观和微观世界一起爆发!

    姬戌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一幕,心里有句MMP想对凌逸讲——

    合着就我好欺负是吗?

    明明武镇对你展开绝杀,施展出一花一世界不说,还对你女人祭出了那张恐怖的法旨,你却冲我来了?

    其实,凌逸是同时冲着这张桌上几乎所有人去的。

    其中第三星门的新圣主詹经虽然也出手了,但却是在自保!

    他给自己身上“刷”了一个防御之后,瞬间后退!

    旌旗招展彩旗飘飘的残破古城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这里的能量和法则太凶残了!

    没有法阵的护持之下,根本经不起这种层级的战斗。

    所以詹经毫无阻碍的……一下子退后出几亿里。

    他打算看热闹了。

    其实从第五芊芊秒杀来自他所在星门那名古圣的时候,詹经就已经做出了这个决定。

    凌云宗……小宗门?

    随手可以按死的卑微小势力?

    以后谁在这么说,他可能会忍不住一个大耳刮子抽过去。

    星空中,周棠面对武镇的那张法旨。

    那法旨上,发出一股宏大到极致的大道之音。

    像是某个无上存在愤怒的呵斥,又像是一种不可抗力的法则在碾压。

    不得不说,周棠在法旨冲她展开的那一刻,确实差一点就被压死了!

    好在身边的凌逸,及时施展时光术,又运转造化法,融合阴阳五行的能量,在她周围制造出一个完美的平衡场域。

    周棠一下子就感觉到了轻松。

    位面之子么?

    这个说法还真的挺对。

    就位面之子了,怎么地?

    周棠抬手就是一剑。

    那剑符文闪烁,散发着无尽的杀机!

    直接刺在武镇的眉心。

    武镇便死了。

    所有的防御,所有的法器,面对周棠这无比惊艳的一剑,都失去了它原本的意义。

    变得平庸起来。

    就像一张平庸的纸。

    被一下子捅破。

    凌逸面对的姬戌,一个念头就让他的绝技崩溃,同时顺手化解了武镇的一花一世界。

    随着武镇被周棠一剑刺死,那一花一世界的绝技,也就此真的绝迹了。

    第四星门圣主孟川,手持长矛,狠狠刺向周棠!

    就在周棠一剑刺向武镇眉心的瞬间,孟川的长矛……终于进入到凌逸给周棠设下的平衡场域中。

    锋锐的矛尖上,那一块块暗色的斑驳痕迹,就是曾经的神族之血!

    孟川用长矛刺出的刹那,灵魂都有种被掏空的感觉。

    仿佛天地之间,就没有什么,是他这一矛刺不死的存在。

    但下一刻,就像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孟川不动了。

    他这可以杀死神族的长矛,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往前刺一点点。

    然后,也抽不回来。

    被封印在凌逸给周棠周围设下的平衡场域里。

    第五星门圣主梵道,咆哮着,身上燃烧着无尽的大道符文,一头冲向凌逸。

    也施展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他身上燃着符文火焰,带着一股灭世之威,一巴掌拍向凌逸!

    凌逸这边控制着姬戌,另一边捏着拳印,狠狠跟梵道对轰一拳。

    梵道直接被打得倒飞出去。

    在无尽星空中尽情翻滚,就像多少天没出去放风的小狗子冲进了绿草坪……

    第七星门圣主洪蝉,激活了那枚印章,瞬间拥有了大圣巅峰的实力,那枚印章,也变得宛若一座神山,他手持印章,狠狠砸向凌逸。

    凌逸另一只手,同样捏着拳印,一拳轰过去。

    虚空中爆发出一股难以想象的剧烈震荡,形成一股无形的蘑菇云状能量波……在这孤寂的宇宙中炸开。

    其范围,甚至如同一片包含无属星系的巨大星云!

    同时,凌逸施展出星图大术。

    从这世上不计其数的星辰中借力。

    在一拳轰在那枚宛若神山的印章上之后,又狠狠来了第二拳!

    那化作神山,沉重到不可思议的印章直接被凌逸用拳头给砸开。

    这时候,姬戌崩了!

    身体直接瓦解……化成无尽的能量源。

    凌逸送了他一枚封灵晶体!

    随后,梵道也崩了!

    这些星门圣主,即便短时间内可以将战力提升至大圣境,可又怎能想到,凌逸早就进入大圣境了。

    不然为什么要开这场宴会?

    没有绝对的必胜把握,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洪蝉暂时还安全,可他的一颗道心,却彻底炸了。

    这年轻人,同时面对几个圣主,却以横推的姿态……横扫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