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书屋 > 家教之日常任务有点多 > 第七十八章 冲突(两章合一)
    “安言?安言是谁?”

    喃喃自语声,从日辻真人口中不断传出。

    相比眼前的变故,不知为何,他更想去知道‘安言’到底是什么人?

    “呦,不过是周末的两天假期,居然就把我忘了嘛?”

    一个语气中带着些许戏谑的声音传来,让在场所有人神色都是一变。

    桦根转头看向电影厅的入口,一男一女两个人正缓缓向着厅内走来,而在二人身后,则是跟着搀扶着柿本千种的城岛犬。

    “骸大人……”

    桦根挥了挥手,看了眼柿本千种的肩膀,目光转向了安言。

    “别这么看我,我只是正当防卫。”

    真人看着走来的安言,眼中满是挣扎与迷茫:“你是……”

    “我说过的吧,不要把学生会室的钥匙乱给人。”

    (带人来学生会室可以,但学生会室的钥匙不要乱给人哦。)

    似曾相识的话语,突然在脑海中浮现。

    这句话,就宛若一个开关一般,如同潮水般的记忆不断从大脑深处涌现而出。

    对了!

    自己并不孤独。

    空荡荡的学生会室中,除了一个叫做日辻真人的笨蛋外,还有这一个人一直呆在那里。

    是他让自己的想法逐渐改变,变得不在那么纠结。

    日辻真人眼睛猛地睁开,脑海中的记忆与这段时间的记忆碰撞,让他眼前一阵模糊,泪水沿着脸颊不断的流淌而下。

    ……

    “安言同学…对对不起,我……”

    “停!”

    安言急忙一挥手,一脸无奈的道:“一场梦而已,至于这样嘛?我听了其实有一阵了,有件事我很好奇。”

    听了有一阵了?

    一旁的桦根眉头一皱,看向安言身后的城岛犬与柿本千种。

    当得到两人的答复后,他的目光中闪过一抹阴沉。

    “啊?”

    “梦想实现的感觉如何?”

    安言走到日辻真人面前,一旁的桦根并没有阻止,反而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梦里的校园你喜欢吗?”

    日辻真人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喜欢。”

    “桦根说的没错,这的确是我自己选择的道路。如果……”日辻真人脸上露出一抹苦涩:“没有遇到安言同学你的话,没明白力量不等同于暴力,我确实会沉迷在暴力当中,我的本质,可能就是这样一个玩着‘正义游戏’的混蛋吧?”

    “但那注定只是一场梦。”

    安言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语气认真的道:“你知道实际的情况会是如何嘛?”

    日辻真人闻言一愣。

    “你不会真的认为这一切,是依靠你自己力量来完成的吧?”

    “你是说?”

    日辻真人仿佛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向一边的桦根。

    “没错。”

    桦根,或者说六道骸微微一笑,他的右眼中逐渐浮现出一个‘六’字:“我在这些人身上下了‘服从我’的暗示,只要我打一个响指便可以解除,但你如何对待他们的记忆,却会被保留下来。”

    “暗示解除之后清醒过来的他们……会怎样对待你呢?”

    日辻真人闻言,脸上的苦涩更浓。

    他们并不是因为害怕自己的力量,才屈服于自己的嘛?

    至于六道骸所说的后果,他已经不在意了。

    因为那是自己应得的下场。

    “实际的情况是……”

    安言的声音再次传入日辻真人耳中:“哪怕你真的具备可以打败这些不良学生的力量,结果也不会变成梦中的那样,只会是学校少了三分之二学生罢了。”

    “怎么会?”

    “为什么不会?”安言摇了摇头:“他们选择黑耀中学的原因,大多都和我一样,因为这里是个不良中学,没人会逼着他们学习,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黑耀中学是并盛市有名的不良中学,你觉得他们的父母会不知道吗?”

    “当然知道,但他们的父母别无选择。要么让自己的孩子,彻底辍学在外面瞎混,要么就让他们到黑耀中学上学。无论学校如何,但多多少少也能学到一些东西,也许上着上着,孩子就变好了呢。”

    “在这一点上,校长那老头和他们有着相同的想法。”

    安言看着日辻真人,叹了口气道:“所以最终的结果,只会是学校里三分之二不良学生中的大部分,放弃了上学。”

    “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说实话,你们这些偏执狂,都挺讨人厌的。”

    “……”日辻真人。

    “我说的不仅是你。”安言顿了一下,继续道:“还有校长老头,你们两个其实挺像的,虽说理念不同。”

    “校长??”

    日辻真人脑海中浮现出那个大腹便便,超级贪财,在学校里基本不管事的校长。

    我和那种人很像?

    “你的想法是不良学生会影响到正常学生,所以要将不良学生以暴力的手段强行掰成正常学生;而校长老头,想的却是正常学生可以影响到不良学生,让不良学生知道,其实正常的学校生活也可以很美好。”

    “所以,哪怕在这种情况下,他依旧没有放弃招收一些学习优秀的学生,并且让黑耀高中的不良学生间,潜移默化的有了新规则。不良与不良之间可以随便打,但在没被招惹的情况下,尽量不去欺负正常学生。”

    那个校长,会有这种想法?

    日辻真人这次是真的惊了,他对于那个如同铁公鸡般一毛不拔,一脸贪官相的校长一直都没什么好感。

    如果他有所作为的话,学校也不会变成如今这个模样。

    安言翻了个白眼:“虽然在我看来,你们两个脑子都有问题。”

    “你的想法会引发什么事,我先前已经说了;而他的想法……其实在我看来更扯,先不谈正常学生会不会像你担忧的那样被影响不谈,他也没办法保证不良学生绝对不去欺负正常学生。”

    “不过,他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

    安言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在哪里听说了我与并盛中学那个疯子委员长的事,我还没毕业,他就找到小学里,说只要我去黑耀中学上学,并且当风纪委员,可以答应我所有条件。嗯……就是我现在在学校里随意改造学生会室的特权。”

    “库弗弗弗~~那还真是一个有趣的校长啊。”一旁的六道骸饶有兴趣的道。

    便是一旁的城岛犬等人,也都在不知不觉中听入神了。

    日辻真人则是神色呆滞的看着安言,他都不知道……安言居然是被校长请来的。

    是啊……

    安言可是以学校里第一名的成绩毕业的,完全不需要来黑耀中学这种地方。

    “别误会,他就算没找我,我也会选择黑耀中学的。”

    “啊?”

    “我先前就说了,我和那些不良学生一样,是因为黑耀中学的学习氛围才来这里上学的。”安言说罢,话锋突然一转:“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在梦中做的事情,很混蛋?”

    “嗯!”

    对于这点,日辻真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虽然那是我所期待的结果,但过程我却不是我想要的。”

    仅仅只是因为没有了关于安言同学的记忆,自己就选择了那种路线。

    由此可见,自己其实和那些不良学生并没有什么差别。

    “为什么一定要‘非黑即白’呢?”

    “嗯?”

    日辻真人面带疑惑的看着安言,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听到我刚刚的话,你觉得校长老头怎么样?”

    校长怎么样?

    虽然不认同校长的想法,可这种初衷是好的,而且从请来安言同学这点来看,他显然也为此而努力过,并非自己所想的那般无所作为。

    “应该是……很好的人吧?”

    “不,他要是那么好的人,我也不会叫他校长老头了。”

    安言切了一声,继续道:“那些家境一般的不良学生暂且不谈,那些家境好的不良学生,他可没少因为毁坏公物去找他们的父母索要赔偿,不然你以为他那个身材是怎么养成的。”

    “他的确有为了学生而努力,但同样也在那些不良学生的父母身上吸血,利用不良学生疯狂敛财。这样的人,可配不上‘好人’这两个字,也就是个教育者吧,还是单纯在教育方面勉强合格的那种。”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的人,就算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好人,也没必要把自己当成坏人啊,当个像我这样的普通人不也挺好的嘛?”

    普通人?

    日辻真人看向安言的目光有些怪异。

    虽然他能听出安言话语中的含义,但普通人……

    啪啪啪。

    伴随着鼓掌声,一旁的六道骸缓缓走来,直接无视了地上的日辻真人,看着安言笑道:“库弗弗弗~~我很喜欢你的想法,如果换一种方式相识的话,我也许会和你交个朋友,但是你是不是忘了一点?”

    “有些事,做了就无法改变,人类从来不是因为别人说一句后悔,就会原谅对方的生物。”

    “他就算不将自己当成一个坏人,也当不了一个普通人。”六道骸看了一眼地上那些不良学生:“你觉得,他们会同意嘛?”

    “为什么不会?”安言笑道。

    嗒~~

    六道骸冷笑一声,直接打了一个响指。

    随着暗示的解除,地面上响起了一片呻吟声,一个个人满是迷茫的睁开双眼。

    当他们看到不远处趴在地上的日辻真人后,眼睛都是一红,那目光就仿佛要生撕了日辻真人一般。

    “怎么?”

    安言看了众人一眼,目光冰冷的道:“学生会长打你们有意见?”

    “怎么可能会没有意见!”

    “今天谁也保不了他,就算今天安言老大你帮了他,那等以后他单独一人的时候,也跑不了。”

    “没错,他算什么东西!!”

    “一直没招惹他,反而主动跑来招惹我们,这是他先坏了规矩。”

    “……”

    听着不良学生们,那群情激奋的话语,日辻真人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虽然感到了畏惧,但他却没有想过要逃避或者向安言求救。

    先前他就说了……

    这是他应该有的下场。

    “并盛那个疯子委员长,动不动就打你们一顿,也没见你们去找他算账啊。”

    “……”

    群情激奋的咆哮瞬间安静了下去。

    过了良久,才有人小声道:“那不一样。”

    “嗯,确实不一样。”

    安言想了想,好像真的不能相提并论:“这样吧,这件事回头我让他给你们挨个道歉。只要你们原谅他,下次并盛那个疯子委员长再来,我只要在学校里,就帮你们把他打出去怎么样?”

    “嗯?”

    此言一出,所有的不良学生眼睛都亮了。

    说实话……

    日辻真人打的他们虽然疼,但更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被一直瞧不起的日辻真人暴打这件事。

    直白点来说就是,伤害不大,但侮辱性极强。

    但并盛那个疯子就不同了,下手完全没有个轻重,他来一次,基本大多数不良都要住院。

    “真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

    “嗯,既然安言老大都这么说了,自然要给您一个面子。”

    “我先前就说了,绝对听从安言老大的指挥。”

    “就是,就是。”

    “……”

    看着秒变脸的众人,安言嘴角一抽。

    这帮牲口。

    “没事就回去上课吧,等解决这边的事,我会让真人去跟你们道歉的。”

    众人闻言,有些人看了看六道骸等人,但想想这些人的强大,最终也没有勇气去找场子,熙熙攘攘的向着外面走去。

    不过,并不妨碍他们放狠话。

    “你们几个等着,今天给安言老大一个面子,我就不收拾你们了。”

    “以后落单了注意点。”

    “安言老大,这帮转学生都不是啥好东西。”

    “对,他们先坏了规矩,必须要严惩啊。”

    “千万别放过他们。”

    “……”

    安言脸一黑:“滚!”

    一众不良学生,急忙加快了脚步向着外面跑去。

    怪物还是让怪物对付吧。

    他们不是怕,只是学校围墙上的涂鸦好像都被擦掉了,必须要回去补上。

    就这么解决了?

    日辻真人看着空荡荡的电影厅,突然有了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不会还是幻觉吧?

    对于众人的离开,六道骸并没有阻止,只是看着安言。

    那些人并不值得他去在意。

    反正只要自己想,完全可以用更简单的方法统治他们。

    “库弗弗弗弗~~”

    诡异的笑声在电影厅中不断回响,就仿佛无处不在一般。

    “既然你救了他,那就由你来成为新的祭品吧。”

    话语间,六道骸一步步向着安言走来。

    “如果我说不想跟你发生冲突,你能放我们离开吗?”

    安言有些蛋疼的道,说实话……六道骸这伙人都挺难沟通的,一个个说动手就动手,完全不给人沟通的机会。

    “我来这里,仅仅只是以一个风纪委员的身份,并没有与你为敌的想法。”

    “从你介入到我游戏中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是敌人了。”

    六道骸一笑,右眼中的数字突然从‘六’变成了‘四’:“从轮回深处回来的我,与你有着本质的区别,不要说你只是区区一个不良学生,就算是黑手党也没有资格打扰我的游戏。”

    紫色的斗气从其右眼中升腾而气,一股诡异无比的气息,瞬间弥漫在了整个电影厅当中。

    “这样嘛?”

    安言从兜里掏出了一只手套带到了左手上,回头看了身旁波莉一眼,示意其站远一些。

    波莉点了点头,目光却是仅仅盯着战场。

    如果熟悉她的人在这里,就会发现她蔚蓝色的双眸相比以往,更亮了一些,就仿佛覆盖了一层镜片一般。

    转瞬之间,电影厅中的氛围一变。

    远处的城岛犬两人欲言又止,想要提醒六道骸,却又害怕影响到六道骸。

    不过,他们坚信,最后胜利的……

    一定是骸大人!

    ……

    --------------------

    PS:三章一万七千多字,累死……一号就不更了。求推荐票,求月票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