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书屋 > 打工吧郡主大人 > 第64章 威远镖局
    威远镖局!

    要想出去闯荡,总要学一两样本事傍身。

    学武既能强身健体不被人欺侮,又能保家卫国建功立业,所以让自己的孩子练就一身武艺在古代社会是个不错的选择。

    所以学武的地方有很多。

    但是学武以后能包分配工作的地方不多,镖局就是一个包分配的地方。

    镖师是一个正当的行业,跟土匪不同,受人尊敬,也有机会和上层社会的人打交道,所以个人的发展前景很大。

    不少老百姓都会在手上有一点闲钱后把孩子送到镖局里拜师习武。

    镖局里管住宿,也管饭,但是一天只管两顿饭,因为练武的小伙子饭量都很大,所以不敢管三顿。

    镖局里不统一发衣服,因为练武的时候磨损很厉害,而且小孩子个子长得快,穿衣服的问题必须自己想办法解决。

    所以虽是同一间镖局的弟子,穿什么样衣服的人都有。

    镖局里不发刀,因为每把刀都很贵。

    而且统一发的刀,每一把都差不多,但是又会有细微的差别。所以弟子们发到刀以后很有可能会因为争夺某一把刀的所有权而打起来。

    刀剑无眼、年轻气盛,容易出事。

    这些都是镖局里流传下来的一些规矩,自古以来都是这样,所以没什么人会有怨言。

    威远镖局是江州府里比较有名气的一间镖局。

    但是大家都知道,镖局的名气一般三分靠打七分靠吹。

    为什么呢?

    因为一个镖局在江湖上有了点名气之后,一般的小毛贼是不敢来劫镖的。

    要是还敢来劫镖的人,那一定是硬茬。

    碰到硬茬,那一定是来拼命的。

    做镖师的犯不着为了一车不是自己的货,和一帮不要命的人拼命,所以一般都不会真打。

    万一真结上梁子以后,人家天天来劫你的镖,那么镖局的生意就很难做了。

    所以镖局接镖一定是有讲究的,不是什么货都敢随便接。

    江湖险恶,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不过话虽然这样说,真正能够经营下去的镖局,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实力的。

    威远镖局的总镖头陈兆武,江湖人称霹雳金刀手。

    他善使一把九环金刀,出刀之时刀身的铁环呼呼作响有雷霆之势,故而才有了霹雳金刀的绰号。

    当然,如果光有声势的话是在江湖上立不住脚的,他杀过人,而且是以一敌七,在通州府的十八里坡。

    那七个人的名头很响,唤作地府七煞鬼,就算是现在,通州府的人应该都还记得这七个人的名号,因为十八里坡以前叫作十八层地狱。

    那个时候威远镖局的名声还没有现在这么响,而通州的地界上又很乱,所以押镖从那里过的话是件很危险的事。

    在出镖的前几天,陈兆武想了个办法,他一个人单枪匹马的去了十八里坡。

    那天夜里他本来准备把七只鬼都杀了,不过因为是夜里,所以就算他杀了也不会有人看见。

    就算有人看见了,也不会承认是他杀的。

    所以他又想了个办法,他杀了六个人,活捉了他们的老大通天鬼。

    天亮的时候,他把通天鬼罗威拎到了县衙门口,人还是活的,不过就只剩下一口气。

    县衙门口贴了告示,陈兆武一战成名,此后威远镖局的镖旗在通州地界上畅行无阻。

    陆建国今天来威远镖局的目的不是押镖,而是赞助,友情赞助。

    近几年来镖局的生意一直不是很好,因为苏家垄断了江州府的所有生意,他们走货的时候用自家的人,所以威远镖局就接不到什么生意了。

    陆建国以后生意要是做大了,自然也得走货,走货就离不开镖局这层关系。

    他不想等到镖局散伙以后再来求人,毕竟镖局本来挣的钱就不多,而且手底下还要养这么多张嘴。

    所以陈兆武一听说陆建国的来意就大为开心,他亲自出面迎接了陆建国和小郡主。

    初次见到陈兆武的时候,陆建国有些吃惊。

    因为这个人的身高只顶到他的胸口,大概一米五左右。这样的人,一个人敢去单挑地府七鬼,那能是等闲之辈。

    陈兆武虽然个矮,但是身形壮实,方脸紫面,横眉大眼,蓄着满脸络腮。

    他抱拳的时候更是让陆建国心头一惊。

    那双拳头恐怕当真是有砂锅大的个头,拳骨上堆着厚厚的老茧,没有几十年的功夫可真练不出这双铁拳。

    但是陆建国没有想到,陈兆武在见到他的时候内心比他还要吃惊。

    陆啸林!

    追风刀陆啸林,他识得此人。

    江湖中让他佩服的人不多,让他佩服的刀客就更加少了,陆啸林正是其中之一。

    他是霹雳金刀手,所以他很懂刀法。

    刀和剑不同,讲究大开大合,素来以刚硬著称,劈、砍、断、斩,无一不以劲力为先。

    要有劲力,刀就得稳,手也得稳,身体要稳,下盘更得稳。

    所以为求一稳字,刀就快不了。

    而陆啸林偏偏却是以快成名,他是江湖中公认出刀最快的刀客,所以才有人叫他追风刀。

    但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而且他似乎不认得自己,他自称陆建国。

    看他的眼神,他似乎当真不认得自己。

    他很尊重自己,这就更不像是陆啸林了,因为陆啸林天性桀骜,他向来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说不通,无论如何都说不通。

    难道天底下真的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亦或是有别的原因。

    他没有问,只是将这个疑问藏在心里,因为有的事情就算问了也不一定会得到答案。

    所以他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出过多的表情。

    陆建国此次的目的是要给威远镖局当赞助,他没听说过赞助这个词,但是听陆建国说完,他明白赞助的意思和接济差不多,只是听起来比接济好听,面子上也更加过的去。

    陆建国打算每个月给镖局一笔银子用来补贴开支,除此之外他还会按人头每人每月发十张饭票,镖局里的弟子拿着这些饭票可以去他的酒楼里免费领一份套餐。

    最后,陆建国还提出一个请求,希望选拔几个年轻有为的弟子到酒楼里去当护院。

    虽说是护院,但这些人归根结底也还是镖局的人,如果出镖需要人手的话,他还会把这些护院还回来。

    他这么客气,提出的条件又不高,所以陈兆武自然是欣然同意了。

    但这也意味着,陆建国很快就会以陆啸林的身份被再次卷入江湖纷争。

    直到现在,他依然不清楚这件事背后隐藏着怎样可怕的阴谋。

    因为陆啸林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他的身份也绝对不是谁都能穿的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