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书屋 > 重生之胭脂夫人 > 第五十六章榴花失态
    腊月很不习惯石云清对她这么体贴亲近,虽然凤凰寺已经有先例,可就是总觉得别扭。

    不着痕迹的躲开石云清的手,她问道,“晚晴到底怎么了?”

    石云清如何看不出她的躲避之心来,眉头一皱心内略有不满。

    但还是重又端起了自己的茶呷了一口说道,“怎么了我也说不清楚,此时你那婆婆正和你小姑子在我们家马棚商议呢,我估摸着最多再有一个时辰也就有结果了。说不定我石家今日不但四弟要订婚,就连那马夫也极有可能抱得美人归。”

    “不可能!”腊月可太了解自己那位婆婆了,这事她不讹石家一笔那都不符合她那婆婆的作风。

    “那就看吧,腊月大概还不知道吧,你那小姑子已经有了三个月的身孕了,我家的马夫虽然配不上张家的小姐,可是却也未必就肯娶个怀着别的男人孩子的老婆。”

    “你说什么!”腊月觉得今天受到的惊吓有点大,“晚晴怀孕了!”

    突然想到了自己上次涂抹膝盖的时候,她扶着院子里的廊柱吐的胆汁儿都出来了,当时只当她是嫌弃恶心,如今看来,难道那时候就已经珠胎暗结?

    孩子是王老仙儿的?就一次就怀上了孩子?

    腊月突然很想笑,然后她就真的笑了。

    多么讽刺,上辈子怀了孩子的那个是自己,想不到这一世竟然都报应到张晚晴身上了。

    她低低的压抑的笑着,笑着笑着就变成了哈哈大笑。

    石云清皱眉看着不对劲的腊月,看着她哈哈大笑着突然就流出了眼泪,然后变成了哭泣。

    “腊月,”他轻呼一声。

    没有反应,腊月伏在桌子上笑着哭着,似乎沉浸到了某种伤痛的回忆中。

    石云清一下子就又想到了在凤凰寺的时候噩梦连连的腊月,那时候她就是这样的。

    他有些担心,于是一把将腊月扶起拥进了怀中,感觉到胸口的湿意,和腊月低低的受伤的小兽般呜咽的哭声,心里莫名的有点痛。

    轻轻拍着腊月的背柔声安慰着,却在听到怀里人一句脱口而出的话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腊月哭的悲悲戚戚,趴在他怀里哽咽着说道,“戴……雪……她终于也受到报应了……”

    戴雪……她喊的是戴雪,竟然是戴雪!怎么会是戴雪!

    自己辛辛苦苦费尽心思结交的女人,心里竟然想着别的男人!

    石云清心里突然窜上一股无名怒火,他使劲掰起腊月的肩头,不由分说的俯首便吻上了她的唇。

    腊月唔唔唔的叫着挣扎着,可是看似文弱的石云清双臂却如同铁箍般牢牢将她锁住。

    她努力咬紧牙齿抗拒着连呼吸都不敢呼吸,可是对方极为狡猾,静静的等待着她憋气憋到极限稍微一松动的时候舌头已经趁机而入攻城略地的侵入。

    腊月药力未泄,软的没有力气,几次想去咬他的舌头,可是却都被石云清顶的根本使不出力气来。

    哭声被封在嘴里,眼泪无声无息的落着,她终于放弃了挣扎,一具没有灵魂的木偶似的,任凭石云清吻的她透不过气来,脑子里却渐渐回到了上一世的那碗红豆羹后的事情。

    不要……不要这样啊……石云清,不要让我恨你啊……

    她在心里呐喊着,咸涩的眼泪顺着她的面颊落进两人的唇齿、舌间。

    停止了挣扎的腊月反而让石云清冷静了下来。他终于停住了这个疯狂的吻却不敢去看腊月的眼睛,于是只好一把将腊月摁进自己的怀里。

    胸口急速起伏着,他没有也没想要为方才的事道歉,过了许久后,他才低声说道,“不要在我面前提戴雪,还有我说过的,腊月如果非要人威胁才肯相就,我不介意用强硬手段。”

    说完松开腊月,他转头快步离开,看都没有看一眼软倒在椅子里的女人。

    他没有爱上腊月,充其量也不过是有点兴趣而已,每次和她若有若无的亲近,自己都从来是心无波澜的。喜欢一个人会心跳加快,会看到对方就忍不住想要拥抱对方,拥有对方,恨不得一天到晚时时刻刻黏在一起才好。

    而自己这些反应都没有,自己只是……只是对这个女人有点好奇,继而引发了可能……或者……也许……一丝丝的喜欢而已。

    石云清脚步凌乱的走了很久,却是不知不觉来到了母亲处。

    正好听到里面传来姑母哭泣的声音,“云清怎么就不喜欢香儿了?香儿和老四又没发生什么,方才不是验过身了吗?还要怎么的?你们又不让我见云清,就是看不起香儿,嫌弃香儿配不上云清……云清的命谁救的?我为什么再也不能生育了的?你们把云清给我叫来,我不信这孩子这么没良心……”

    没良心?救命之恩就要用自己的终身大事来偿报吗?石云清突然怒从心起,全无平时的冷静温和,哪里还有半分天下人传颂的榴花公子的气度风姿。

    他噔噔噔的快跑几步一把推开母亲的房门,双目通红的对着姑母道,“不肯答应娶香儿就是没良心吗?那姑母就当云清没良心吧!云清不喜欢香儿,云清从来都是把她当妹妹看的,若是姑母定要云清偿还什么救命之恩,那云清现随时欢迎姑母来取回这条命!”

    他说完不等众人反应,已经又回头冲出了房门。

    “阿四!”他大声唤道,“备马!去凤凰寺!”

    阿四从没见过主人这么失态过,当下不敢耽搁的连忙牵了马过来。

    石云清也不管这是在家里花园中,竟然直接上马,一马鞭打在马屁股上,一阵风似的冲出了府门。

    石老太爷担忧的看着飞驰出去的儿子,正要追出来,却被石老天太伸手拦住,“少年初识情滋味,让他冷静下吧。”

    “嫂子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清儿有了心上人?是谁?”

    石老太爷看着自己的妹妹,再看看自己的妻子,说道,“我的脾气你知道,从不计较什么门第配不配的事,只要清儿喜欢,哪怕就是青楼里的女人,我也照样同意八抬大轿抬进门,清儿若是不喜欢,你就是公主也休想踏进我家门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