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书屋 > 斗罗之七怪之首 > 第105章 星罗城之乱前奏
    “对了,竹清那里。。。”

    “你小子事还真多啊?我们怎么去通知?大大方方的出现在天斗城?找死吗?”帝天四个问题抛出来,让戴天行默默流汗。

    “好了,别这样说他了,他是担心啊。”碧姬缓缓的给戴天行渡去一丝丝生命之力,闻言不禁说道。

    三人在帝天的带领下,短短几日内已经到达了星罗城,找了一间离皇宫有些近的旅馆住下了。

    星罗城看上去和原本一样,民众也好,气氛也好,与过去没有任何差距,

    但是帝天看见的不会假,他不至于骗人,骗戴天行没有好处。

    戴天行靠在一旁的墙壁上,浑身时不时阵痛,就连脑袋也有些昏沉,这增加武魂的代价也太大了吧。

    “等等。。。魂师军团呢?”

    戴天行突然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让他顿时汗流浃背,在这种最重要的关头,戴和不会把星罗帝国最重要的战力魂师军团派出去了吧?

    虽然星罗城内有着左御林军和右御林军,但是他们只是普通士兵,并不是魂师,如果面对准备尽量的邪教魂师,他们的力量不堪一击。

    在密信送出去没多久后,胡濙就来到了戴天行下榻的旅馆,见到戴天行之后,胡濙也是有些愣神,一国太子怎么悄悄的回国了?不过他还是很快调整了过来。

    如今他虽身在礼部,但是是戴天行的死忠这点不是假,见到帝天和碧姬这明显不像是正常人的胡濙也没有丝毫失礼,行了一礼之后便站在一旁。

    “魂师军团在星罗城吗?”戴天行只问了这一句。

    胡濙摇摇头,“陛下前几日刚将魂师军团调离星罗城,详情不清楚,武云大将军透露,似乎找到了圣教的大本营。”

    “该死。”

    偏偏在这个时候!

    戴天行一拳锤向桌面,胡濙这才注意到戴天行的脸色苍白,连忙道:“殿下,要传唤太医吗?”

    “不必。”戴天行快速摇头,“告诉武云大将军,将左右御林军召集起来,保护皇宫。”

    “武云大将军也不在星罗城。。。”

    “可恶。”

    这难道都是计算好的吗?戴天行咬咬牙,在星罗城内能够调动御林军的除了大将军之外谁都不行。

    “胡濙,以我的名义快去请见父皇,此事十万火急,圣教很有可能趁着这一次的空档攻占星罗皇宫。”

    胡濙一听肃然点头,对戴天行行了一礼之后翻窗离去。

    在星罗城内是不可使用魂力御空而行的,但是胡濙此事身上五个魂环浮现着,他的身体化作一道流光,闪烁着朝着皇宫而去。

    在星罗城的另一侧。

    原太子府,如今已经算的上是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院子里端坐着一名金发青年。

    他的眼窝凹陷,双目灰暗,嘴角干裂,原本那光鲜亮丽的锦衣如今都磨平的差不多了。

    正是原太子,戴维斯。

    他举目望向远处的皇宫,突然皱了皱眉,像是感到了什么,浑身一震颤抖。

    “不好。”

    “王叔!王叔!”戴维斯大声喊道,一名老者气喘吁吁的跑入庭院。

    “少爷,怎么了?”

    在他失去了原本的一切之后,愿意跟着他的,为数不多的人只有几人,为了避免猜疑,戴维斯如今只有王叔一名下人。

    “他们。。。他们来了。快去通知城防!快去通知父皇。”

    王叔有些难为的苦笑一声,“少爷。。。这,我们怎么去通知啊?”

    戴维斯听到这句话,仿佛整个人被扔进了冰水桶中,嘴唇颤抖了少许,“那。。。那戴天行呢?天行在不在星罗城?去告诉他,快点!”

    “少爷。。。太子殿下前几个月前往天斗帝国了啊。。。”

    “该死!真该死!”

    戴维斯锤着大腿,不知道是骂现在的糟糕情况还是在骂自己的不争气。

    “是啊,戴维斯,你是真的该死。”

    清朗的嗓音从院子外传来,听见这个声音,戴维斯咬紧了嘴唇,眼中闪烁着利芒。

    戴沐白推门而进,仿佛像是他自己家一般,他那双瞳中带着昏暗的黑芒,对着戴维斯张开双臂,“哥哥,好久没见,来个拥抱吧。”

    “戴沐白,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居然想要对父皇动手!”戴维斯指着戴沐白破口大骂,“你灭绝人性,就你这种人还想要触碰皇位,真是他妈的笑话。”

    “闭嘴!戴维斯,你又好到哪里去?”戴沐白冷哼一声,神色阴冷,“我们当时先后拜入圣教门下,你叛出圣教这笔账宗主没有找你算,在大赛上输给我,你有什么好说的?”

    “在这个以魂力为尊的世界,没有亲情,戴维斯,你还是没有看清啊。”

    戴沐白眼中寒芒吞吐着,对戴维斯讽刺的笑了笑,“你输了,到现在你还在称呼那个男人为父亲,你是不是认为你这样继续装乖宝宝,那个男人就会让你出门?”

    戴维斯的目光中尽是鄙夷,这让戴沐白勃然大怒,他强上前一步,一把揪在戴维斯的胸口,一拳狠狠的揍在他的脸上,“你敢这样看我?”

    戴维斯呸了一声,咳出一口血水,眼神仿佛像是对罪犯审判的判官一般,“做贼心虚,你竟然是戴家的种,老子都感到羞愧。”

    “你还看!你还看!”

    戴沐白一拳拳揍在戴维斯的脸上,后者哈哈大笑,笑的十分畅快,“戴沐白,你还能活多久?我还能活四十多年,你呢?十年?还是五年?哈哈哈!”

    “我杀了你!”

    戴沐白眼神血红,一拳朝着戴维斯的脖子挥去。

    一股黑暗包裹住了他的拳头。

    “你杀不了他。”

    一名全身黑衣的青年男子缓缓从虚空中浮现,厌恶的哼了一声,“这种让人感到厌恶的魂力。”

    戴沐白只感觉自己的力量像是被凭空吸收了一般,惊骇欲绝的退后两步,随后快速朝着院落外部飞跑而去。

    “哼。”

    黑衣男子朝着戴沐白的方向虚空一拍,戴沐白如遭雷击,喷出一口血,化作一道黑雾消失了踪影。

    “不愧是你帝天,霸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