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书屋 > 慕红裳 > 第708章:留守人员
    谢淑柔悄无声息地离了京,顾仪兰出门送了她一趟,回家之后忍不住闷在屋里哭了一阵子。

    “小姐呀,您就别担心了。”芳芷劝道:“谢小姐有信王府的侍卫护送,一定没事的。”

    “别看小姐和谢小姐一天到晚争吵,但感情还是很好的。”芳馨倒了杯茶给顾仪兰:“咱们家大小姐走了,谢小姐也离京去找她了,京中就剩咱们小姐,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了,小姐能不难过嘛!”

    “谁难过了。”顾仪兰擦了擦眼泪,十分嘴硬的样子:“我哪有惦记谢淑柔。她不在才好呢!我省了好些麻烦。我就是……我就是担心她这人靠不住,不能将那些东西好好带去北境。给红裳做的新战甲,废了那么大的力气,带不过去就糟了。红裳到现在穿得都是锦衣以前留下来的甲,我……我……”

    “小姐啊!”芳芷长叹一声:“谢小姐又不在这里,您就别嘴硬了吧!”

    “我没有。”顾仪兰低着头闷声答道:“记得提醒我每隔十日往信王府递帖子。千万别露馅了拖累咱们家红裳。”

    谢淑柔走了,顾仪兰一开始还有些提心吊胆,但是时日长了,她发现竟然真的什么事都没有。信王妃的丫鬟得了疥疮的事,在京中穿得沸沸扬扬,谢家和信王一派当然都担忧不已,而魏皇后和仪王那些人则又有些幸灾乐祸。

    平日里总有人问起信王府的事,但疥疮可是传染病,也没谁真的愿意上门去拜访。

    而谢相找过两次太医,得到的答案也一样,信王妃暂时没事,但没事少见人,让谢相稍安勿躁,也别让家里人总去拜访,避免增添传染风险。

    谢夫人和谢大奶奶担心,但也都老老实实地遵照太医的指示,并没有敢随意去信王府,只是隔三差五地往打发下人给谢淑柔送些补品,但也大多不进门去见谢淑柔,只是将东西交给信王府的福姑姑。

    信王在利州忙着处理利州府尹,一直没有回京,倒是让许多人都觉得放心。

    而仪王则趁着信王不在的日子里,加紧在京中揽权,也没空顾及信王府后宅的事。对于他来说,信王妃无法出门活动,是天大的机会,应该抓住才是。

    因此这些日子里,仪王夫妻倒是特别活跃,京中大大小小的宴请都会出席。人人都知道,仪王夫妻的感情是真的很好,仪王除了上朝以外,走到哪里都带着仪王妃。

    这小夫妻俩的感情好,让李相十分满意。李相家里与谢相家里的想法差不多,催着李云筝赶紧生孩子,顾仪兰前些日子回娘家时听说,李相夫人已经寻了好大夫为李云筝调理身体。

    只是顾仪兰听到这些消息之后有些疑惑。温梅清的事,就这样没下文了?会温家这样轻易放弃吗?

    但说来说去这些事也与她无关。虽然京中一切风平浪静,但顾仪兰一向很小心,她还是照着谢淑柔临走前的叮嘱,每过十日往信王府递个帖子问安,但又不真的上门。十月中的时候,她从谢淑柔提前写好的那些报平安的家信里挑了一封,接着打发芳馨去送了些东西“探病”。

    芳馨登门后的第二日,谢夫人收到了谢淑柔报平安的家信,信中说她一切都好,只是眼下天气凉了,更是不宜出屋。谢淑柔还在信里说,想要趁着不能出门,给信王做一身新斗篷,信中附了几张花样子,说是谢夫人品味好见识广,让谢夫人给参详参详哪个花样子最合适。

    谢淑柔还特意强调了,为了避免传染,她的信都先交给医生用药材熏蒸过了,要谢夫人和谢大奶奶放心。

    谢夫人收到信自然很高兴,谢大奶奶也很高兴。两人拿着散发着淡淡药香的信纸使劲夸赞谢淑柔细心,又对着谢淑柔的新花样子研究了好半天,这才仔仔细细地选定了一张花样子。

    两人又兴致很好地开了箱子,翻了不少好料子出来,准备送去让谢淑柔看着用。都收拾好了,谢夫人这才写了回信,打发人将那些料子和回信送去信王府。

    谢府送去的这一大包东西,福英动都没动,原样打发人送去了安国公府,交给了顾仪兰。顾仪兰毫不客气地拆了谢夫人的信,看了看那些衣料和花样子,接着直接让芳馨叫了安国公府里的绣娘过来。

    “小姐,咱们真的要给信王做斗篷啊?”芳馨瞠目:“哪里有这种事啊!小姐怎能给别的男人张罗衣饰。”

    “不是给别人张罗,是给谢淑柔张罗。”顾仪兰答道:“反正信王在利州,谁知什么时候才回来呢!先选块料子,照着尺寸裁了,把花样子绣上,省得她回来以后来不及了。”

    “那还不是一样,信王又不是咱们家的男人,若让旁人知道,小姐您可怎么解释。”芳馨和芳芷两人的眉头都皱的紧紧的。

    “她都已经走了许久,算算日子,也该到了。”顾仪兰答道:“用不了多久,大伯和征衣他们就都知道了,家里也无需再瞒着。我刚好打算这几日找个机会,向祖母和大伯母说说这件事。”

    “可……这种事要怎么开口啊!”芳芷瞠目:“谢小姐和信王成亲后将日子过成这样……若真让老夫人和夫人知道了,还不得吓一跳。”

    “也无需交代得那样清楚。”顾仪兰摇摇头:“只说谢妹妹想去北境看红裳,信王同意了,帮着遮掩就好。”

    “但……”芳馨还有些犹豫的模样:“这里头好些事都解释不清,万一老夫人她……”

    “放心吧。”顾仪兰答道:“祖母和大伯母都是极聪明的人,有些事,她们不会问那么细。说到底,这谢淑柔是信王妃,她与信王之间的事,是信王家事,与咱们家里无干的。”

    “若真无干系就好了,咱们家……”芳馨小小声说了一句。

    “芳馨。”顾仪兰打断了她的话:“我知道你聪明,有些事你大约早就咂摸出怎么回事了。你和芳芷,我是能信得过的,但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数。”